沒羽箭張清的遊戲梁山泊

關於部落格
記錄遊戲心得、討論遊戲的園地。理性討論歡迎,砲戰口水退散。
  • 11747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小說】單刀武藝的窮途末路

序:在信ON剛開台時,我先練武藝,之後改練鐵砲,原因是沒錢弄武藝的裝備,所以寫了一篇小說,調侃武藝的窮途末路。雖然現在脫離經濟困境,重看此文仍能感受當時轉練角色的掙扎心情。出場角色有影射:
八堂紅雲:從風雲錄雜賀老武藝九宮飛雲變化而出。
陸奧守:這是我當時武藝刀的賣家。
鄰國的軍學:西瓜家的軍學。





  稱霸天下武道會是戰國武者的第一榮譽,遠比合戰場上討取敵方大名的首級更讓人興奮。今年主辦地選在美濃,依照往年慣例,分為團體賽與個人賽,個人賽以職業區分為七組。
  天下武道會,「侍道」個人賽會場。
  咚!咚!咚~三聲戰鼓響起,揭開「侍道」個人賽的序幕。
  司儀高聲唱名,擂台左方身穿青色具足的是雜賀眾八堂紅雲,擂台右側同樣也是雜賀眾沒羽箭張清。兩位同樣都是武藝派,想必今天是一場刀光劍影的好鬥,請選手出場。
  沒沒無名的兩人吸引不了多少觀眾,場邊只有樹上的幾隻烏鴉聒噪地叫著。
  兩人行過武者行禮,四口太刀皆已出鞘。紫電青霜般的刀光,映入眼簾。
  「為了榮譽,犧牲生命也在所不惜。」紅雲心中暗自說著。
  「武者習武的真義為何?師傅為何要我參加這種武者自相殘殺的比賽,我想不透?!」張清抱著懷疑站立在擂台之上,但手中的太刀卻異常的沈穩,也許是平常鍛鍊有素的關係。
  兩人皆以二刀流的持刀方式對望,原地繞圈而行,觀察對方的破綻,伺機出擊。
  朝陽高昇,陽光卻正從張清背後照進擂台上,紅雲見機,雙刀一轉,光芒乍現,張清一閃神,已慢了半步。武者較量豈容你稍稍分神。紅雲左腳往前一跨,左手太刀平舉護住上三路,右手太刀往後一拉一沈,一個箭步出擊,正使出家傳絕學「八堂流.鬼神突」,刀勢兇猛,直刺張清胸口而來。張清眼見刀勢銳利避無可避,急中生智,不僅不思退讓,反而更向前一步,一個側身,卻將身上穿的具足往紅雲的太刀刀身貼近,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響起,張清雖然躲過致命一擊,左手卻因太刀沉重來不及收攏,被紅雲的太刀畫出了老大一條口子,哐啷一聲,左手再也握不住太刀。戰況變化迅速,無法左手持刀的張清,已經瀕臨敗戰。
  紅雲此時卻發現腰帶間有血跡:「什麼,我的後腰怎麼會有血跡滲出?難道?」
  張清心想著:「雖然沒能完全躲過鬼神突,不過至少使出半招劍閃,起碼能讓八堂流點血,消耗他的體力。不過,我只剩下單手可用,情勢可比他更糟糕啊!怎麼辦!怎麼辦!」
  紅雲繫緊皮革腰帶,期望能暫時止住傷口,口中默念劍訣,身上籠罩惡鬼般的血紅殺氣。
  張清說:「想不到,你居然已經練成『鬼氣』!」
  紅雲說:「你要認輸嗎?單刀的武藝是打不贏我的。」不回應張清的問話。
  哈!哈!「也許我會輸吧,但我從來沒有放棄過任何一場戰鬥,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。」
  呼~紅雲吐了一口氣回答說:「我知道,我真的知道。」紅雲心中說道:「我知道你的左手筋絡已經受傷,這場比賽已經握不了刀了,我不想你枉死在擂台上。」
  話畢,兩人纏鬥在一起。
  紅雲腰間有傷,為保持體力,避免傷口又再迸裂,刀法直進直出,避免轉身,刀勢都以直擊斜刺,上段劈砍來攻擊。張清單手持刀左隔右擋,難抵雙刀,加上左臂大量失血,漸漸難以支持,只能使出嚴密防守態勢。紅雲接連直擊,一招直刺過猛,收勢不及,張清一個閃身使出反擊。紅雲左腰添了一道新傷口。張清雖使出反擊,卻已經耗去大半氣力,右手太刀杵地,正在屈身喘息,臉白如紙。紅雲見狀,迅速使出一記劍風斬,擊斷張清杵地藉以支撐身體的太刀。張清手中只剩下半截斷刀。
  「呼…呼…呼,現在在哪裡,我為了什麼上擂台?我在跟誰比鬥呢?」眼見半截斷刀上銘刻著「陸奧守」的刀匠姓名。張清心想「這口太刀伴我經歷雜伊合戰、雜足合戰,想不到合戰場上如此堅韌的你,現在卻如此脆弱,是我的關係嗎?因為我對侍道的迷惘,已經沒有當一名武藝的信心。鄰國飽讀兵法的軍學,還揚言可以用雙刀擊敗我。媽的~欺人太甚!」
  「喝~啊~」一陣類似野獸的叫聲響遍賽場的每個角落。
  張清身上也籠罩著紅光,軍學的狂言是張清人生的第三大屈辱,讓他突破障礙,成功學得「鬼氣」!
  「下一招,我將擊敗你!」張清預告勝利。
  「打贏我,如果你可以的話,剩下半截斷刀的你,還有什麼招式?儘管使出來吧。」言罷,紅雲再度擺出鬼神突架勢,只是這次刀勢更加沈穩。沈穩的忘記腰間的新傷口正在流著血。
  張清使出鬼突架勢,上身下壓,右手斷刀居然用忍者拿小刀的方式,反手握持。
  烏鴉鳴叫的聲音大作,彷彿呼朋引伴前來觀看一個不懂武藝刀法的傻瓜,在做垂死的掙扎。漫天飛來的烏鴉,棲滿擂台旁的枯樹,聒噪的聲音,令人心煩。但只有兩個人不受干擾。烏鴉群集,居然開始爭鬥起來,一個失足有隻烏鴉跌落枯葉叢中。幾乎是同時,紅雲發出吼聲,鬼神突再度往張清身上招呼過去,為防止張清故技重施,又用具足壓制刀身,使刀勢偏移,紅雲將刀身平放刀口向左,刀勢直衝向張清左心,就算張清的具足壓制刀刃,也可以收勢改直刺為橫砍,砍殺張清左脅。張清卻按勢不動,右手斷刀更加往後,反而以刀柄對準直襲而來的紅雲。剎時,紅雲才知道張清不是要使出鬼突,而是反手握刀的劍風斬,此時刀勢已經來不及收束,張清反手劍風斬已經迎面而來。紅雲左手太刀回攏想劈開劍風斬,右手一鬆刀柄竟欲脫手飛向張清,紅雲卻在太刀脫手之際,用右手食指、拇指硬生生抓住刀柄,太刀此時陡然往前伸長兩個手掌,眼見正要刺中張清左心口。張清竟然不是使出劍風斬,而是將斷刀當成手裡劍,反手擲向紅雲。紅雲左手太刀猛然受重擊,身體為之一震,右手太刀握持不住,脫手飛出,正中擂台外的枯樹,驚醒一樹烏鴉。
  黑羽飄落擂台,八堂左臉頰一道血痕,左手兀自不停的發麻。
  張清兩手空空的仰望蒼穹。
  失去雙刀的武藝,沒有在戰場立足的空間。
  張清的左手經過簡單包紮,步出比賽場地,手中拿著路旁撿來的石子,在右手中拋呀拋,口中唸唸有詞:「下一次,我可以擊中誰呢?」
  三個月後,有人在紀伊港口發現張清的身影,只帶著一口太刀,右腰間掛著一個綠色錦囊,頗為沉重,右手卻還在拋呀拋呀的玩著石頭。看到的人還說他乘坐一艘大船往西南出海,自此沒羽箭張清再也不曾出現於紀伊雜賀鄉~。
  十年後,有人在中國傳入日本的小說《水滸傳》中,發現有個左手持刀右手擲射飛石的人物,他的畫像據說跟張清有幾分相似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